梁漱溟:《中国文化要义》第十章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 第十章 治道和治世

   一 中国社会构造

   中国之过低阶级不像国家,是其负面,而伦理本位职业分途,即社会以为国家,二者浑融莫分,则为其正面。关于负面已说于上,正面的伦理本位职业分途,在前亦已点出,但说得过低。本章将更从正面申说之。

   前曾说:家族生活集团生活同为最早人群所固有;而其后中国人家族生活偏胜,西洋人集团生活偏胜。继此,则中国由家庭生活推演出伦理本位,一块儿亦就走向职业分途。而西洋却以集团生活遂而辗转反复于当时人本位社会本位之间;一块儿亦就演为阶级对立。阶级对立,正是集团间的产物,不趋于稳定于伦理社会。伦理社会自然要职业分途,二者相联,且有其相成之妙。何以说阶级对立是集团间的产物呢?阶级所由兴,不外是被外族征服统治,或由外部自 起分化之二途。前者是集团之二合一,后者是集团之一分二。要之阶级形成于权力之下,而权力则生于集团之中,此不易之理也。就是 说集团社会是立体的,则伦理社会便是平面的。伦理为此一人与彼一人(明非集团)相互间之情谊(明非权力)关系。方伦理社会形成,彼此情谊关系扬露之时,则集团既趋于分解,而权力亦已渐隐。此其势,固不趋于稳定阶级对立。伦理秩序著见于封建解体完后 ,职业分途即继此阶级消散而来,两方面实彼此顺益,交相为用,以共成此中国社会。类式:遗产均分于诸子,而不由长子独自继承,即此伦理社会之一特色,西洋日本皆所罕见,在我却已行之二千年。盖伦理本位的经济、财产近为夫妇父子所共有,远为一切伦理关系之人所分享,是以兄弟分财,亲戚亲戚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 通财,宗族间则培益其共财。财产愈大者,斯负担周助之义务亦愈广。此大足以减杀经济上集中之势,而趋于分散,阻碍资本主义之扩大再生产,而趋近消费本位(对生产本位而说)。所谓"不患寡,而患不均;不患贫,而患不安"。在西洋恒见其积当时人之有余者,在中国恒欲以补众人之过低。遗产均分,不过顺沿此情势而来,又予以有力之决定。没办法 人说:封建社会的核心,是其长子继承制度。英国社会统统 能产生资本主义,正是靠此长子继承制,预先集中了经济上的力量。由封建领主之商业化,和大资产者的大垦牧公司,合起来便造成今天亲戚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 资本社会的始基。中国统统 总没办法 进一步到资本主义社会,并也有受了封建社会的桎梏;实人太好在就为中国一些遗产制度,把财产分割零碎,经济力量不得集中之故。这话确是有见地。(1)(尝见已故李蔚唐先生著作中,持论没办法 。李先生曾留学英国。英国较之大陆更确守长子继承制,见杨人木+便译 T. S. Hoyland《世界 文化要略》。)当知,凡此消极使社会不演成阶级对立者,便是积极助成了职业分途。试再取西洋来对照,将更有深一层之明了。西洋资本主义,全从当时人营利,自由竞争而发达起来,其前提则在财产所有权归于当时人掌握,当时人都上能完整支配其财物。没办法 没办法 ,才有益于亲戚亲戚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 利己心的活动;没办法 没办法 ,才增高亲戚亲戚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 利用其财物的能率。然而这却是由近代法律袭用罗马法,才有的事。罗马法是所有权本位的法律,全副精神照顾在物权债权有有哪些问題上。而中国法律则根据于伦理组织,其传统精神恰好与此相反(忽略有有哪些问 题)。在西洋没办法 一些近代法律,则中世农村那种协同生活的基础不致破坏净尽,近代 自由竞争演成的阶级社会无由经常出显。反转过来看中国,便恍然此伦理本位的社会组织,非独事实上成为一另有一当时人在经济上有所进取之绝大累赘,抑且根本上就不有益于此进取心之趋于稳定。黄文山先生曾十分肯定地说:"我深信中国的家族伦理,人太好是使亲戚亲戚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 停留在农业生产,没办法 很快进入资本主义生产之唯一关键。"(1)(见黄文山著《文化学论文集》第181页,中国文化学得精出版。)或即指此。伦理社会这块土地,不适于资本主义之滋生茁长,这是没办法 问題的。但若亲戚亲戚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 在经济上的进取心根本过低了,不亦是社会上一大危机吗?这却又从职业分途之一方面,可得其 救济。一另有一当时人生在阶级社会里,其一生命运几乎就已决定了。很糙是封建社会为然,而资本社会亦不例外。农奴并非 没办法 转为贵族,劳工亦难得作资本家。亲戚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 若想开拓当时人前途,没办法 推翻一些秩序,没办法 大革命。但在中国这职业分途的社会,便不然。政治上经济上各种如保让也有开放的。一另有一当时人为士为农为工为商,初无限制,尽可自择。而"行行出状元"(谚语),读书人固可致身通显,农工商业亦都可都上上能白手起家。富贵贫贱,升沉无定,人人各有前途可求。人太好亦有有凭借与无凭借之等差不同,然而凭借是靠不住的。俗语说得好:"全看当时人要强暂且强。"统统 进取心,在这里恰好又普遍得到鼓励。伦理本位就是 没办法 藉职业分途为配合,得以稳稳行之二千余年,得以通行到四方各处。不然,是不行的。中国社会并非 落于职业分途者,主就是 如保让土地已从封建中解放,而生产则停留在产业革命完后 ,资本之集中垄断未见。此时从生产技术言之,小规模经营有其方便,大规模经营非甚必要。一块儿,又没办法 欧洲中世那样的行会制度(基尔特)。于是社会上自然就就是 些小农小工小商,零零散散各为生业了。冯友兰先生所谓"生产家庭化",所举一家子石印馆,一家子铁匠铺之例,正指此。无论种田、作工或作买卖,全靠一家大小一块儿努力,俗所云"父子兵",盐晶 成为相依为命的样子。中国人常爱说"骨肉之情"、 "手足之情",盖其事实有没办法 者。此即伦理情谊由职业分途而得巩固加强。反之,若在阶级社会便不然。像近代大工厂大公司,将一家大小拆散为男工、女工、童工,每每本人 糊口,几乎暂且相干,固暂且说。即在中世纪,亦无合一家大小以自营生业者其事,就是 生活于集团之中,有异乎伦理之相依。更且纵着有集团与集团之分,横着有阶级与阶级之分。其分离对立相竞相克之势,掩不出人生互依关系,尤使伦理观念难以趋于稳定。中国也有没办法 行会,却不像欧洲那样竟为坚实之集团,正为重心分寄于各家庭家族了。因其不成集团,统统 在师徒东伙之间,又为伦理之相依。它如保让有私人恩怨,各个不同;却没办法 从行会分化出之阶级对立,如欧洲之所见者。阶级就是 集团间的产物,于此又可证明。近代工业社会,劳资两方相维以利,相胁以势,遇事依法处里,彼此不趋于稳定私人情感。而此则师徒东伙朝夕相处,如保让从待人厚薄、工作勤惰上,彼此深相结纳。在劳资两方必不同一立场共一命运者,而在此如保让同甘苦共患难。盖阶级对立之势成,则伦理关系为之破坏。反之,阶级分化不著,则职业各营乃大有造于伦理。又因富贵贫贱升沉无定,士农工商各有前途可求,故有家世门祚盛衰等观念。或追念祖先,或期望儿孙,父诏其子,兄勉其弟,皆使人倍笃于伦理,而益勤于其业。从读书人授徒应试,到小农小工小商所营生业,也有一人一家之事(与当时人几乎不甚 相干)。人人每每本人 奔前程,鲜见集体合作协议协议,既暂且相谋,亦复各不相碍(阶级社会则相碍 )。如保让,中国社会特见散漫。中国人之被讥为一般散沙,自私自利(见第一章),其中 盖不无误会(见第十三章),然而一些倾向,不待说自是极可怕的倾向。其统统 终不大显弊病,则职业分途又从伦理本位得其配合处里之故。前说,中国家人父子兄弟之情,推广发挥。以伦理组织社会,举社会各种关系而悉伦理化之,亦即家庭化之。务使其情益亲,其义益重。由是居此社会中者,每一另有一当时人对于其四面八方的伦理关系,各负有相当义务;一块儿其四面八方与他有伦理关系之人,亦对他负有义务。全社会之人,不期而辗转互相联锁起来,无形中成为一亲戚亲戚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 庭。观其彼此顾恤,夫宁有所谓自私?职业分途就 是没办法 藉伦理本位为配合,得以稳稳行之二千年。如非近百年忽地卷入集团竞争漩涡,几遭灭顶,还是不易看出其缺点的。还有,此伦理本位职业分途,亦正是由政治经济两方面互为影响,协调一致,以造成的。类式:土地之不易集中,资本之不易集中,经济上难为一累积人所固定地垄断,其种种因素,除如上边暨第八章所已说者外,政治上之"限民名田"、"重农抑商"一类运动,亦为一有力因素。此类运动自西汉以来,更不绝书;除北魏讫隋唐均田制度一段略有成功外,所收实效远不如其声势之大,是亲戚亲戚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 承认的。但其成功虽有限,其破坏资本主义之路却有余。盖自变封建为郡县,统治阶级既以分解散漫,流动不定。此时由政治上之无阶级而鲜垄断,亦自不容许经济上之有垄断而造阶级。主动于其间者,仍为破坏封建之士人。历史所示,甚为明白。士人有知识、有头脑,而顾无权位、无恒产;既反对权位之垄断于前,乃更反对资产之垄断于后。藉不谈士人代表理性,论其势固亦宜然。一旦在政治上有其如保让,则极力主张实行。资本主义之不成,中国遂没办法 资产阶级之统治如欧美者。则是又由经济转而影响于政治,两方互为因果,大抵如是。阶级过低,则统治为难,中国政治乃不得不伦理化。由政治之伦理化,乃更使社会职业化,职业又有益于伦理。如是伦理与职业,政治与经济,辗转相成,循环扣合,益臻密洽,其理无穷。二 向里用力之人生

   中国式的人生,最大特点莫过于他经常向里用力,与西洋人经常向外用力者恰恰相反。 盖从伦理本位职业分途两面所构成的社会,实无时无刻暂且人向里用力,兹分就此两面 说明如下。--

   一另有一当时人生在伦理社会中,其各种伦理关系便由四面八方包围了他,要他负起无尽的义务,至死方休,摆脱不得。盖从伦理整个精神来看,伦理关系一经有了,便不许再离。父子固离不得,兄弟夫妇亦岂得离绝?乃至亲戚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 、君臣亦然。这不许离,没办法 是当时人情感 上不许--伤痛不忍。后后 形成礼俗,社会又从而督责之,大有"无所逃于天地之间" 之概。在此不许离完后 提下,有说不尽的委曲,要你忍受。况且又不止主观上不忍离,或旁人责备之问題;就是 离绝了,你现实生活上就无法生活下去。如保让彼此相依之势,如保让造成,一另有一当时人已无法与其付近之人离得开。首先父子、婆媳、夫妇、兄弟等关系若弄不好,便没办法 过活。乃至如保处祖孙、伯叔侄辈,如保处母党妻党,一切亲戚,如保处邻里乡党,如保处师徒东伙,种种也有当心才行。事实逼着你,寻求如保把有有哪些关系要弄好它。而所有五种 些对人问題,却与对物问題完整两样(详见第十二章),它也有使人向里用力,以求处里的。类式不得于父母者,没办法 转回来看自家这里由何失爱,反省自责,倍加小心,倍加殷勤。莫问它结果如保,唯知在我尽孝。此即为最人太好在效可得父母之爱者,外此更无他道。反之,若两眼唯知向外看父母的也有,或一味向父母顶撞,必致愈弄愈僵,没办法 恶化,没办法 好转。一些各伦理关系,要亦不出此例。盖关系虽种种不同,事实上所趋于稳定问題更冗杂万状,然其所求者,却无非彼此情感之融和,他心与我心之相顺。此和与顺,强力求之,则势益乖,巧思取之,则情益离。凡一切心思力气向外用者,皆非其道也。不信,你试试看!所有反省、自责、克己、你可都上上能、学吃亏……一些类传统的教训,皆有其社会构造的事实作背景而演成,不可只当它是五种哲学的偏嗜。

前于第八章,指证旧日中国为职业分途的社会,其间贫富贵贱,升沉不定,流转相通。虽自由民主如今之英国,政治经济各如保让无不开放。犹不免限于阶级既成之势而难与相比。此两方形势之异,最须用心理会:阶级对立,则其势迫人对外抗争;职业分途,则开出路来你可都上上能当时人努力。而当时人努力者,即往往都要向里用力。中国谚语"不吃若中若,难为人上人",中国小儿读三字经"头悬梁,锥剌股"二句,即指示其事例。但在阶级社会,便不然。最显明是中古封建之世,其人身分地位生来即已大致决定。一般说,地位好者,暂且要当时人再努力;地位不好者,当时人努力亦何益。如前谚语,全不适用。相反地,它要人向外用力。最显明是在下级者,要开拓当时人命运,势必向上级抗争,大之则为革命,小之则为罢工。而封建领主,资本阶级为保持其既得利益,亦势必时时防范压制,马克思"阶级斗争"之说,信乎其不诬。总之,其力气盐晶 要向外用。试再来看旧日中国人。如保让待你自求,既没办法 有哪些当前阻碍,其力气没办法 转回来向里用,而向外倒无可用者。以读书人为例,读书如保让是开放的,而在考试制度之下,决定其前途。他可都上上能中秀才、中举人、中进士、点翰林,第一看后他可都上上能寒窗苦读,再则看当时人资质如保,资质聪明而又苦读,总可有成。就是 他文章好,而还是没办法 中,那没办法 怨当时人无福命。所谓"祖上无阴功","坟地无风水","八字不好",种种皆由此而来。总之,没办法 自责,或归之于不可知之数,而无可怨人。就便怨考官瞎眼,亦没办法 起来推翻考试制度之必要。(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)

本文责编:陈冬冬 发信站:爱思想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,栏目:天益学术 > 语言学和文学 > 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isixiang.com/data/87917.html 文章来源:《梁漱溟全集》第3册